党群关系是否和谐是衡量一个政党执政能力高低的根本指标,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关键。新形势下我们党把营造和谐党群干群关系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是因为新形势下党群关系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认真分析新形势下党群关系出现的新问题及影响党群关系和谐的主原因,对于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探索密切党群关系的有效途径和对策具有重现实意义。
关键词新形势党群关系问题

所谓党群关系,宏观上讲,就是政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微观上讲,是指政党与组成社会的各个团体、公民、选民以及自治性组织的关系。政党与普通公民的关系是党群关系中的最重的关系。党群关系是世界上所有政党都必须高度关注的内容,对于在野的选举型政党来说,处理好党群关系是获得政权的唯一通途;对于执政党来说,处理好党群关系是为了巩固执政基础,扩大执政资源,提高执政能力。因此,研究党群关系的本质是研究政党如何扩大并巩固其领导与执政基础的问题。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必须“加强以保持党同人民群众血肉联系为重点的作风建设”,“认真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问题和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人民日报》2010年1月12日)。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战胜各种困难和风险、不断取得事业成功的根本保证。人民群众是我们的力量源泉,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事业的胜利之本。因此,认真分析新形势下党群关系出现的新问题及影响党群关系和谐的主原因,对于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探索营造和谐党群关系的有效途径和对策具有重现实意义。
一、新时期党群关系所呈现出的特点
应该说,密切党群关系问题是一个动态发展的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其内涵、外延均有所变化,因此在不同时期的党群关系也会呈现不同的特点。研究新形势下或者新时期的党群关系问题,首的问题是把握住新时期党群关系呈现的新的,不同以往的特点。
(一)新时期党群关系所处的执政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
我们党执政几十年来,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目标不变的情况下,始终注重研究和总结不同时期的执政理念和执政手段,不断以新的理念和手段适应时代的发展求。特别是党的十四大确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以来,更加注重运用宏观调控手段控制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前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以行政手段为主方式的大包大揽正逐步向以市场宏观调控手段为主更加注重提供优质服务上转变。在整体社会发展层面上,正由过去的“找市长”指标向“找市场”找出路转变。在各级政府职能划分上,也由过去的“大政府小社会”建设、管理、服务等多种职能交错进行向“小政府大社会”更加注重以服务为主内容的社会职能转变。应该肯定,各级政府已由过去直接干预经济建设为主抓手向政策调控和提供幕后服务转变。这些新的变化都势必影响着我们党的整体执政环境。众所周知,当前我国所进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最显著的两个特征就在于“法不禁则准入”和“追求单位投入的最大值”,可由于我国现阶段仍存在一些制度上的缺陷,当前我们还存在原本需市场解决的问题仍由政府来承担,一些原本需政府解决的问题却抛向了市场,造成了么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么该管的没管好,没管着,并由此而派生出行业垄断、官商勾结、部门利益保护和服务缺位等政府职能错位的现象,其最终必然会带来经济、社会两条腿一高一低的不协调发展和人民群众对政府工作的绩效的不同看法,而且不管所属利益是因何种原因而造成的,其最终的矛头将会直接指向党和党的各级政府,从而也必然会带来那些利益落差大的群体因利益受损而产生的抱怨和不满期情绪,影响着我们的党群关系。
(二)新形势下党的干部队伍的成长环境及结构组成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新变化
培养一支高素质干部队伍是确保党的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我们党夺取革命政权之后,始终注重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共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干部的头脑,坚定大家的社会主义理想信念,强化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不断用新知识、新理论和新观念提高广大干部的执政能力。可以肯定地说,当前我党干部队伍整体素质较好,执政为民的理念较强,在本职岗位上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的自觉性较高,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中发挥了主力军和先锋模范作用。同时也充分认清我们党的干部整体结构和成长经历跟过去比发生了显著变化从干部的主来源看,已从过去的工、农、商、学、兵等多领域宽层面向以公务员考试录取为主渠道。从广大干部的个体成长经历看,已由过去普遍在战火中成长向通过学校分配、提干等途径发展成为党的各级干部。从广大干部与人民群众所建立的感情看,已由过去生死与共的血肉联系向领导与被领导,他们与人民群众之间的感情只是建立在平时工作的交流之中,没有经历过革命战争的洗礼和考验,对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真正意义感触不深。从广大干部最初加入党组织的愿望看,特别是在现阶段,由于受就业压力的影响,少数人只是把加入中共党组织作为今后就业和升迁的一种手段。从近几年我们党内查处的各类腐败案件分析看,其中最关键的一条是他们放松了对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的改造,淡化了党员的宗旨意识,脱离了与群众的联系,把个人的作用看大了,把群众的作用看小了。么在态度上高高在上,让群众无法接触;么在工作中只会唯上,不愿倾听群众的声音;么在方法上自以为是,群众的意见得不到尊重;么在得失中患得患失,群众的利益得不到维护;么在调研中蜻蜓点水,群众的困难得不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外在表现往往是通过干部工作作风不实等形式而暴露出来,其根子却在于少数干部对待群众的态度不够端正,对待群众的感情不深所造成的。
(三)在社会转型时期,人民群众对于党所领导的改革开放事业态度发生了明显变化
“改革开放是我国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这一观点应该说早已被人们所认可。然而,随着我国改革事业的不断深入,在利益关系的直接促使下,这一早先被人们所接受的态度正不断发生着变化。从人们对待党所领导的改革开放事业的态度看,已由当初的普遍支持,发展到今天利益受利群体支持,利益受损群体反对甚至由此而产生过急的抵触情绪。从利益分配的布局来看,已由过去普遍受利,演变到部分地区和部分人受利,少数地区和少数人利益受损的多层面利益群体和多样性利益诉求。从社会结构的阶层来看,已由过去的“两个阶级一个阶层”即工人、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向以党的各级组织为主,其它社会自治组织和受聘于外资企业的工作人员、非公企业主和个体经营等多种社会结构同时存在。从人们反映和解决自身问题的途径和手段看,已由过去在单位内部通过一级级组织的正常渠道向集体上访、媒体曝光、网络评论等方式转变。从实际消费能力和消费观念看,已由过去普遍追求温饱型向享受型、休闲型、温饱型、生存型和挣扎型等多种消费形式和消费观念转变。从人们追求实现个人社会价值的愿望和途径看,已由过去高度依附组织渠道成为“单位人”的一种途径和“学而优则仕”的一种价值取向,向自主创业、注重个性培养、追求轰动效应和名人效应转变。以上诸多变化必然求我们党无论在对待群众工作的理论上,还是具体方法中都必须有所创新和发展。
二、新时期党群关系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党群之间的思想日益分离

近年来,尽管我们加大了思想政治工作的宣传教育力度,但是群众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认识、对党的干部的行为的理解上存在较大分歧和差距,群众意愿和党的意图有时不能达到有机统一。例如我们党为了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但在生产力相对落后而不能同步富裕的条件下,我们党在改革之初提出了“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但今天面对社会成员之间收入差距不断拉大的客观现实,有些群众就由此怀疑和否定我们党制定这一政策的初衷;为了进一步扩大人民群众在管理党和国家事务方面的权利,让人民群众得到最大的政治利益,党在提出干部选用机制改革的同时,提出在地方试行“三推两考一选”、“两推一选”的措施,让群众民主参与选拔乡村领导班子,但在试行过程中,由于受到宗族派别、黑恶势力等因素的干扰而流产或变形,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基层选举是在“作秀”,是愚弄“百姓”,从而对我们党推进民主政治建设进程的决心和诚意持怀疑态度;为了让人民群众充分享受文化改革成果,我们党加快了信息化、网络化建设,但由于因特网等高新传播媒体上一些不健康内容不时侵蚀人们的生活,特别是使一些青少年受到不同程度的毒害,使人民群众对我们进行文化改革产生疑惑甚至逆反的心理等等。正是由于党群干群之间在思想上存在隔阂,日常生活中出现了干部“不知道群众在想些什么”,群众“不知道干部在干些什么”,干部感叹“群众越来越不听话了”,群众埋怨“干部越来越不象话了”的现象。
(二)当前党群干群矛盾越来越复杂化
当前,党群干群矛盾不仅数量上呈现出增长的趋势,而且矛盾的表现也从以前的单一转向多样和复杂。首先,矛盾参与主体和发生领域呈逐步扩大趋势,参与的主体开始由农民、离退休职工,逐步扩大到在职职工、个体业主、退伍军人、干部、教师、学生、新闻工作者、法律工作者等。从发生领域看,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和农村、企业、城市社区等领域的矛盾都逐年上升,由农村向城市社区扩展的趋势也在增加。其次,矛盾的对抗性和公开化程度也呈不断加大趋势,当前党群之间矛盾更加“白热化”、公开化,“民告官”案件所占比例上升,而且对抗行为逐步加大,有的群众信奉“找企业不如找政府,找政府不如堵公路上铁路”,动辄封桥堵路,冲击党政机关,甚至出现打、砸、抢、烧等违法犯罪行为。第三,矛盾的群体性、突发性和组织化程度在一定范围内呈增强趋势。
(三)党群关系中利益矛盾凸显和增多
在大量的人民内部矛盾中,利益矛盾表现最突出,过去,党群、干群之间,政治关系、思想关系、感情关系成分相对多一些,尽管这种关系的背后可能也有利益关系,但毕竟是间接的、隐性的,而目前党群、干群关系中,利益矛盾已经开始变得直接化、表面化。群众比过去更敢于公开直接地表达、提出自己的利益求。当群众的利益得不到满足时,有些人习惯采取各种过激行为,往往容易导致党群干群之间的利益正面冲突,引发激烈的矛盾对抗。当前一些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和集体上访案件,大多是在土地承包、征地拆迁、国企改制等过程中群众利益受到严重损害而引发的。
(四)社会不同群体对党的认同,总体呈下降趋势
不同的社会阶层在经济社会发展中获得不同的利益,就导致了他们对党产生不同的感情。一类是党政机关职员、乡村机构负责人和国有企业经营管理者。这一群体的群众在某种意义上是党的各项政策的实施者。总体而言,他们对党是有感情的,是党的各项事业的坚决拥护者,但他们也在工作环境及一些政策的制订方面等有不满情绪。二类是教育、科技、文化、医疗卫生、艺术等行业的专业技术人员。这个群体大部分人对党是有感情的,特别是我国分配制度改革后,他们通过自身努力享受到了不少改革成果,他们正以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参与工作。三类是私营企业主。他们对党的感情与自身的文化程度、经历等有很大的关系,大体上,本身是党员、文化程度较高,且有国有企业、部队、乡村干部等经历的,普遍对党的感情比较深;而文化程度较低、“一夜暴富”的,普遍缺乏对党的感情,往往把自己的成功首先归功于自己,而不是党的政策。四类是社会的贫困人口、下岗失业人员、进城务工人员、征地失地农民等社会困难群体。他们的生活水平比较低,合法权益时常受到侵害,于是由对现实的不满转化为对党的不满甚至对立情绪。党群关系感情危机在一定程度上加大。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